跳至主要内容

博文

家庭育儿纷争之:娃哭了到底要不要抱?How to deal with temper tantrums

上周发生了一场家庭育儿纷争,关于娃哭了到底要不要抱,什么时候抱。 总体来说,我们家有3个党派: 一哭就抱党:阿姨 👵 一直不抱党:老公 👨‍🦱 稍等再抱党:我 👩 各个党派都有各个党派的担忧。“一哭就抱党”的最大担忧是1) 怕娃有生理需求没有及时回应 2)怕娃没有安全感。 “一直不抱党”的最大担忧是怕娃养成坏习惯。“稍等再抱党”在两者中间反复横跳。 ==== 情景回放 📹 ==== 上周的事情是这样的。等球球吃好晚饭后,他爸把他从high chair里一把抱起、放进围栏。结果球球一下子大哭了起来。我和阿姨都还在吃饭,他爸也表示他自己可以handle,我和阿姨就暂不做反应。他爸先尝试着转移球球注意力,没用。之后就坐在旁边看书,静默地陪伴。 过了5分钟,球球还在哭,阿姨坐不住了,我让阿姨按兵不动。 又过了5分钟,球球哭声愈演愈烈,还在地上打滚,双脚猛踢围栏,我有点坐不住了,他爸让我按兵不多,还是在边上静默地看书。 又过了5分钟,球球还在哭,我和阿姨都实在受不了了。我钻进了围栏,准备开始抱起球球。他爸表示反对,觉得这样会reinforce“哭能解决问题”,但在我和阿姨的双重压力下,他爸让步了。 我抱了大概5分钟,球球还是哭声不止。有一种速度太快刹车踩不下来的感觉。后来带到了阳台上看外面车来车往,才慢慢平静下来。 事后,阿姨跟我说,我应该早点去抱、不能听任他爸放着孩子哭不管。她还说,她的大女儿小时候生气、闹脾气,大人都忙没有理她,结果后来产生了心理问题,也一直很埋怨父母。我有些郁闷,感觉被爸爸和阿姨夹在了中间。 ==== 回放结束  📹   ==== 事后,老公发了个文章给我,中心思想是toddler temper tantrum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不要理睬,不要给予更多attention,不让娃学会“用哭作为解决问题的手段”。我平静下来后觉得还是有道理的,又顺藤摸瓜查阅了很多资料,晚上和老公讨论后,达成以下共识: 首先,努力避免已知的Temper Tantrum导火索 活动之间transition太快 , 娃没有心理准备 (比如,娃吃晚饭后直接抱走)--> 给娃心理准备(比如,“我们现在吃完饭啦,你再喝两口水,喝完了之后我们去玩玩具哦。”) 没有给娃自主权 (比如,硬塞给娃饭) --> 给娃选择的权利和表达的机会(比如,“你想用手抓还是用调羹”,“

人类幼崽12-18个月都经历了些什么?

 一晃球球都18个月了!现在开始和别人介绍自己娃多大,都开始以“年”计数了(e.g. 一岁半),说明真的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啦。 12-18个月这半年来娃的变化特别大。从刚开始的走路还不太稳的小Baby,变成了一个会到处跑,而且明显有自己的想法的独立个体,真的是目睹人类进化的感觉🐒🏃 Photo by Eugene Zhyvchik 回顾一下12-18个月发生的“大事件”: 1. 走的越来越溜了,现在到处跑,摸爬滚打。 除了还不会自己直立上下楼梯,户外的行动基本上就是一个正宗toddler了。大人得跟着跑,挺耗大人电的。也很喜欢攀爬,各种爬椅子平台爬上爬下,可以玩很久。 2. 白天只nap一觉了。 基本中午12点睡到1:30-2点,根据上午耗电量来定。我还挺喜欢这个schedule的,代表着我们上午也可以安排活动,下午也可以安排活动,中午大人还能吃个饭午睡一下。 3. 感觉基本能听懂我们说话了。 最明显的是能听懂指示,比如把“玩具放到盒子里”。还有一些复杂的也不在话下,比如早上他喝奶的时候,我跟他说,一会儿喝好奶要帮妈妈一起洗衣服哦,他就会乖乖喝完奶,然后奶瓶放下来,去开房间门,再去开洗衣房的门,特别可爱哈哈。另外的体现就是会暗中观察我们大人的一举一动,记下来。比如,没有特意教过他丢垃圾,但有一天,我用完一张纸还没来得及丢,他就主动+自然地拿着到了垃圾桶边,打开盖子,扔了进入,震惊了我好久~ 4. 开始爱“讲话”了。 这是最近两个月特别明显的变化。以前基本只会“爸爸”,“妈妈”,“奶奶”,“谢谢”,现在会说很多词了,比如“要”,“盖”,“放”,“玩”,“鸭鸭”,“花花”,“鱼油”,“玉米”,“包”,“猫猫”,“怕”,“姨姨”,“爷爷”,还有一些完全听不懂的,什么“大不”,“桥北”啥的😂。最喜欢说“妹妹”,因为天天出去玩会碰到各种姐姐妹妹。乐高小人也是“妹妹”。还不会说词组和句子。有时候我们大人说话的时候碰到一些他会发的音,他也会repeat。 5.有很鲜明的性格和爱好。 热爱各种球类 (可能是因为小名叫球球)。喜欢看大人小孩打篮球,踢足球。自己也特别喜欢篮球,经常举着自己的玩具小球🏀,对着成年人的篮球框想要投篮😂 喜欢花花草草 。不需要去很远的地方,只要地上有木棍,叶子,花,就能跑来跑去,拈花惹草,玩上一个小时。 特别讨厌秋千 。一坐进去就哭。不知道是不是小

回忆盒子 · 初中 · 洗澡

南大楼是没有浴室的。洗澡的时候,女孩子们成群结队地抱着脸盆和塑料袋,往浴堂去。脸盆里面放着洗发水,护发素,沐浴露,洗面奶,丝瓜球等等。潘婷,飘柔,海飞丝,夏士莲,力士,蜂花。后来几年开始流行多芬了。洗面奶一般是可伶可俐。我是到大学以后开始研究护肤品成分后回头搜索这个品牌才发现,它的成分非常不好。这么火可能是因为铺天盖地的广告,以及打点好了学校,直接给初中小女生发小样的缘故吧。塑料袋里装着换洗衣服,拖鞋,毛巾。用浴巾的人并不在多数。傍晚时分,排队洗澡的队伍浩浩荡荡,嬉笑打闹,聊八卦,偷瞄别人,背单词,好不热闹。 队伍够长的话会正好卡在大礼堂的一个出口。这是people watching的极好场所。快看,那就是初二五班的大美女学姐。啊,那个传说中和我们班谁谁有点故事的那个男生就在那里。看到自己偷偷喜欢的人,会边激动地和好友使眼色,又会让兴奋的好友低调点别被发现了,也会低下头藏起自己过于热切的眼神,但又忍不住瞟几眼。他还在吗?他看到我了吗?他有没有多看我几眼?你说,他是多看了我几眼吧! 搬到新大楼后,每一层楼都有一个公共浴室,洗澡再也不用出大楼了。少了大礼堂people watching的机会,但又多了很多浴室里面people watching的机会。以前的浴堂比较昏暗,长长的走廊两边是淋雨,热气腾腾的基本看不清任何人的脸,而且去浴堂的人从初中部到高中部都有,可能碰不到几个认识的人。新大楼就不一样了,洗澡是高清people watching的好时机。每一层楼基本都是同年级的,公共浴室也很新,而且布局十分敞开,基本就是一个大的正方形,四周有几个莲蓬头,如果大家都面朝正方形的中心,那简直就像在开会一样。而且因为离寝室近,大家很容易错开洗澡的时间,这样基本上每次就只有个3,5 个人,最多很少超过7, 8 个,偶尔还只有1,2个人。如此一来,每次都能很清楚地看见身边人的脸和身材,而且还基本叫得出名字。我们有时候还会很十三点地相约到别的楼层洗澡,为的就是偷看风云人物脱了衣服的样子,回来后还会对别人的身材评论。记得当时有一个学姐,初二和同班的男朋友ooxx结果怀孕了,变成了轰动全校的大新闻。我们也潜伏过她那层楼的澡堂。 现在想想看,小孩子真的是挺坏的。当然,我们观察评论别人的同时,自己也在被观察和评论,只是大家都掩耳盗铃罢了。因为浴室离寝室很近,大部分女生都是裹着浴巾,端着小脸盆,一

随想:在满是“内卷、裸辞、躺平、焦虑”的世界中

我们的这个年代,翻开随便哪个软件,可以看到很多类似字眼。打工人,内卷,财务自由,一夜暴富,炒股炒币炒房,谁谁谁又升职加薪创业上市,谁谁谁又恐婚恐育追求躺平。社会发展到了这个程度,有很多种不同的价值观,人生的可能性也增加了,但也意味着,你选择了某一种价值观的人生,他可能不符合另外一种价值观。如果你恰巧很在意其他的价值观,或者说有很容易被他所动摇,那么可能就会经常迷茫和痛苦。 但其实这些价值观可能都是表象的价值观, 最底层的美好的人生的逻辑可能并没有随着我们时代的变化而变化 。活得明白,知行合一,自我觉知,追求真善美,有community,有自己的价值,重要的是自己能相信有自己的价值。但是外在的选择太多了。这非常的幸运,也是不幸。幸运的是,我们大部分人不会生来变成奴隶,是有一定的选择的权利的,我们是自由人。不幸的是,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constraints,看似有很多opportunity,但有些opportunity是没办法实现的,也可能把别人的梦当成自己的梦,或害怕做选择而患得患失,于是总选择the least resistant path,飘到哪里是哪里。清醒地,deliberately选择自己的道路,并且有勇气面对,屏蔽噪音,是多么难的事情啊。 我们这个年代,还有多少人是过着intuitive的人生呢?大脑想太多,优化做太多,害怕大脑停止就跟不上了,也害怕稍作停歇就掉队了。很少用自己的身体,心,和灵魂去体会人生。因为逻辑是科学的基石,科学高于一切,所以逻辑高于一切。但这样的人生体验很不完整。但如果dial down大脑,又会害怕失去掌控,对未知的恐惧让人不敢行动。而且真的dial down大脑的话,会过得更好吗?我们个体也无从知道。可以做些什么呢?多多尝试,把人生当作一次最珍贵的机会,进行一场experiment,怎么样可以活得明白。答案有很多种,可能最简单的路径就是立地成佛,但简单却不容易 (simple does not mean easy)。慢慢探索吧。 我对自己的认知是,爱与亲密关系对我来说很重要,和人打交道很重要,很喜欢小孩,很喜欢幻想,探索哲学和心理学的东西,也喜欢美的东西,唱歌,喜欢那种higher enlightment的感受,喜欢向人学习,喜欢动手虽然动手能力不是最强,但很喜练习。不喜欢物理,可以做,但很痛苦。如果可能的话,有一个communi

“空心的精英” —— Excellent Sheep读后感

常青藤里的很多学生是空心的。这和他们的成长过程有关。表面上,他们追求名利,跟着大部队一起跳入赚钱的行业(投行,金融,咨询,计算机等等),但实际上,这些选择都是恐惧驱动的:害怕风险,所以选择看似最安全的路径;不知道该往哪儿走,只好一直往高处走。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人生。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局面呢?可以从个人、 机构、社会这三个层面分析。 个人 —— 不自由的内心 : 很多这样的小孩都成长在一个“很卷”的环境中。因为家长的高要求、高期待,造成小孩养成了“讨好”的习惯。这种习惯的底层逻辑是“我不够好。只有我达到了XX,你才可能满意”。这种逻辑内化后就变成了对外界肯定的依赖,一切形式的肯定。这是一个非常不自由的心态,也为未来的盲目climb to the top埋下了伏笔。有些小孩可能没有那么严苛的家长,但身边特别“卷”的同伴或者氛围也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态和行为。 机构 —— 资本化的学校 : 私立的高等教育机构为了能继续运营下去,并且越做越好,得遵循更大框架下“游戏规则”:提高学校排名,提升校友捐款。为了提高排名,降低录取率,让高中生的履历卷得不能再卷。因为科研水平决定学校名誉,教授身不由己,心思很难在教好学生身上。为了将来的校友捐款,把学生推入风口行业是最好的“投资”。 社会 —— 狭隘的成功 : 社会对成功和创新的定义非常狭隘,基本上等同于“爬到顶端”。而且在最近几十年的背景下,对科学和数据的崇拜大大碾压对人文的追求。这样的氛围下,只会加剧个人的盲目选择和盲目攀爬。 那到底大学该学些什么呢?作者提到了三点: 学会思考 (Learning how to think) 构建自我 (Building yourself) 问宏大的问题 (Ask the big questions - what is the good life and how should I live it?) 学会思考比较好理解。对构建自我,我的解读是通过阅读、与外界的碰撞、自我觉察,提高对自我的认知。不是所有人适合所有东西的,我们的天性,从小的成长环境,都会影响着我们的天赋和喜好。我们要耐心地去发掘自己,顺势而为,而不是盲目投入那些热点行业。大学里的通识教育,是很好地帮助我们构建自我的方式。问宏大的问题也是帮助我们从自我觉察开始,渐渐去探索和接近真理。让人心痛的是,现代逐渐淡漠了对真善美,对ideal

天使睡眠娃养成记

离开月子中心前,月嫂语重心长地和我说,“你们回家自己带要吃苦了。球球睡觉真的不行,不像小霸王。” (注:小霸王是月子中心另外一个宝宝,比球球大4天) 结果啪啪打脸。球球2个月不到就戒了夜奶,3个月不到就基本睡整觉了。 时间线 12/14: 球球出生,入住月子中心 1/20:从月子中心回家,二打一带娃。娃每天半夜2-3点要吃夜奶 1/27:请了白天带娃的阿姨,晚上继续自己带娃 2/7: 第一晚没有喝夜奶🎉,但还需要塞奶嘴接觉 2/24: 第一次自己睡整觉🎉 回家前 时间倒回到月子中心最后那几天。我也知道球球睡觉不好,所以也一直在思考怎么办。一方面,抓紧最后的时间向我们月嫂取经。另一方面,咬牙斥资买了妈妈群里推荐的课:taking cara babies,开始认真看。 我们月嫂带了80+娃的经验是,宝宝晚间睡眠好最重要的就是得断夜奶。什么时候可以断呢?她觉得两个月就能开始了(注:医生的说法是出生体重翻倍)。夜奶怎么断呢?并不是一下子断的,而是需要循序渐进。先从减量开始,比如开始一顿是3oz,可以减到2.5oz,过几天再减成2oz。也可以配合拉长时间。比如娃哭了不马上喂,先哄一哄(塞奶嘴或者抱哄),过15分钟再喂,过两天变成过20分钟,30分钟等等。当娃习惯了不吃夜奶,晚间睡眠也就会越来越好。 Taking cara babies也有一个体系,其中我觉得最受益的就是三点: 第一,白天要摄入足够卡路里,这样能减少晚上饿醒的程度。 第二,娃哭了之后,不能立刻抱哄或者喂奶,而应该逐渐升级干预程度。她的口诀是SITBACK:S就是stop, 先观察一下,有时候娃只是哼唧。I就是Increase sound machine volume, 增强白噪音。T就是touch, 拍拍宝宝胸口,但不抱。B就是binky,塞奶嘴。A就是add in rocking:摇晃宝宝; C就是cuddles,终于抱抱啦;K就是ok,it's feeding time, 这是真的饿了,该吃奶了。 第三,白天小觉想睡好,需要了解wake windows和sleepy cues。小月龄宝宝只能醒1-1.5个小时,随着月龄增长,wake window也会逐渐拉长。sleepy cues包括表情呆滞,揉眼睛,揉耳朵,红眉毛等等。 有了这些理论知识支持后,我和DD(瑟瑟发抖地)回了家,开启了(短暂的)

论舒适地泵奶

新手麻麻一天要泵7-8次奶,一次要10-20分钟,外加准备工作,一天大约有4个小时左右都是扑在泵奶上的。所以泵奶的舒适性很重要,直接影响了麻麻的心情。而由Happy wife, happy life,我们可以推导泵奶也能影响粑粑的心情😛 首先,要找个舒适的地点 。 最好是个安静的角落,可以不用被打扰。必要的设备有:泵奶器,书桌或茶几,椅子。我还买了个脚凳,这样可以把双腿垫高,放奶瓶。 水和零食也是不可少的。 母乳喂养很容易口渴,毕竟每天有将近一升的液体要离开身体,还顺走了很多营养物质。吸管水杯是最方便的,可以直接对嘴喝。零食也是很有必要的。泵奶非常容易饿。在又饿又困又孤独的夜奶session,没有什么比一袋小cracker或者小cookie更能抚慰人的心和胃的了。追奶的麻麻还可以备些下奶饼干🍪,边泵边吃。虽然不知道下奶效果如何,但饼干好吃就不亏😛 一个可以调节亮度的灯也是很需要的 ,特别是泵夜奶session的好伴侣。半夜起床泵奶既需要一点光来观察出奶情况,又不能光线太亮,否则会吓跑褪黑素们,一会儿容易睡不回去。睡不回去可就麻烦了,因为过两个小时又要打起精神起来泵奶了🥱 操作台都就绪以后,我们来聊一下具体操作 。泵奶的核心目的是出奶&不堵奶(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!),最好也身心舒适。为了出奶顺畅,我一般喜欢边热敷+按摩边泵奶,保证畅通。为了舒适,我会把脚踩在小脚凳上,奶瓶放腿上,flange斜插在bra里,这样手可以不用去扶奶瓶而专心按摩。有些麻麻喜欢穿hands free pumping bra彻底解放双手,但由于bra的压迫会影响按摩,我就放弃了。 泵奶器我用的是Spectra S2 ,它有“按摩”和“挤奶”两个模式可以选择。按摩的模式频率高,吸力小,而挤奶的模式频率低一些,吸力大。我一般会选择按摩2分钟左右,刺激出奶阵,再进入挤奶模式。当flow边小后,再调成按摩模式再刺激出一个奶阵再挤奶,这样效率最高。但不管效率如何高,泵奶器总是泵得不够干净,一般都需要最后手挤一会儿,稍微再排空一下防止堵奶。 我喜欢边泵奶边听audiobook,这样可以按摩entertain两不误。 在短短的3个月里我听了至少7,8本书了,比当麻麻以前还要密集😂 有了audiobook的陪伴,泵奶变成了有那么一点令人向往的事。 泵奶最麻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