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主要内容

月子中心见闻

 在月子中心度过了愉快的35天,涨了很多见识。


所谓月子中心,不是国内那种五星级酒店似的大楼+高级套间,而是私人开的,普通的三层楼Single Family或者Townhouse,有多个房间,可以住下几家产妇。和北京遇上西雅图里描述的非常像。我们所在的月子中心规模不小,疫情前在方圆几个block之内有7,8套这样类型的房子,每套有个3,4间房间住产妇和家人,最辉煌时期可以同时容纳下50多个人(包括家属)。其中一套房子是“总部”,住着老板一家,也是承担着做饭任务的后勤基地。

老板Y阿姨是个爱吃肉的佛教徒,上海人,身手矫捷,每天尽管只睡4-5个小时,精神好得像打了鸡血似的,完全看不出来已经年近古来稀了(67岁)。因为她看起来很年轻,我还以为她和儿子和我是一辈人呢(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孙子也不大)。Y阿姨的全家都投入了月子中心事业——老公做饭(Y阿姨出工的话),儿子负责带国内来的产妇家人办事儿,包括接机办证购物等等,儿媳既做饭也偶尔带宝宝,Y阿姨的亲家Z叔主要负责辗转给几套房子送饭。Y阿姨老公和儿子还经营着炒股票的副业。Y阿姨老公在某微信炒股群拜了个师做短线(“一个月交400多块学费!”),每天早上都会向Y阿姨汇报赚了多少钱(“我老公今天又赚了5000块!”)当然,哪天要是没打电话,说明那天是亏了钱的。

Y阿姨月子中心的最大卖点是什么呢?吃的好吃。这个是我们去之前不知道的,去了之后才发现的,喜出望外。Y阿姨和老公本身就是大吃货;Y阿姨是老上海,本帮菜信手拈来;老公温州人,擅(吃)海鲜;两人年轻时作为知青在内蒙呆过十几年,练就了做北方面食和大肉的手艺;南北菜融会贯通。如果不开月子中心,Y阿姨大概率会开个点心店(“点心不会过时,而且成本非常低”)。据Y阿姨说,她做饭有天赋,因为爱吃,又爱品,吃着品着就知道怎么做才会好吃了。好有道理呢,mindfulness也完全适用于厨师界。想着我平时吃到好吃的菜很少用心去体味他是怎么做出来的,而是习惯性地去网上搜菜谱,看来以后要改变一下了。

什么样的人会来中心坐月子呢?主要客源是国内来的赴美生子,想生美宝的家庭,大部分来自一线城市,北京上海居多。少部分客源是我们这种“本地的”,多为留学生留下来工作的。由于疫情,国内过来生产的人大大减少,能来的都是一胎是美宝,来生二胎的(由于疫情只有美国人的直系亲属能入境美国)。老板关了好几间房子,留下4套“小搞搞”。

Y阿姨以前也是打工的,做保姆,后来被一个贵人点拨,说“上海Y,你的性格适合开月子中心,一定赚”。凭着Y阿姨的勤奋和做饭水平,真的就渐渐把月子中心开了起来,一晃将近20个年头了。Y阿姨说,月子中心开得成功的关键是老板得亲力亲为,“全请人的那种靠不住”,老板得懂行,能培训其他阿姨,得会做饭,把控伙食质量,撩起袖子还得是一等一的好手阿姨。其他月子中心好景不长,很大原因是老板只负责开张,招了一批阿姨坐镇,结果阿姨质量参差不齐,吃的也不好吃,好的阿姨跳槽单干,差的阿姨让月子中心口碑变差,客源越来越少,渐渐就做不下去了。

Y阿姨手下有几个常驻阿姨(“忠心耿耿,我们得对她好一点”),也有一些流动应聘进来的阿姨们。阿姨们偶尔也做“外派”的单子,一般都是“大户人家”。外派和在中心做有些不同:外派的阿姨一般只带一个小孩(在中心一般带两个),带娃方面轻松一点(“带一个娃简直像玩似的,我看了好多电视剧”),但是需要做饭(中心是的饭是统一做的,阿姨不用做),所以外派的阿姨厨艺很重要。阿姨一般不喜欢外派,一是因为中心是大本营,毕竟与其他阿姨有照应些,但主要还是带两个宝宝收入会高些。当然,一些外派的家庭愿意大手笔请阿姨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作为产妇,能在中心和其他产妇一起度过这个特别的时期,非常开心。(用Y阿姨的话说,“不会产后抑郁!”)每天喂奶,泵奶,换尿布,哄睡,安抚宝宝,给宝宝洗澡是很枯燥重复的,没什么mental stimulation,和生娃前的丰富的精神生活天壤之别,但有其他产妇一起经历这些,分析娃的每一泡屎尿,比较娃的奶量体重皮肤问题,再唠嗑些其他的,半夜一起泵奶,每天居然过得也挺有意思的。当然,不同家庭间也有相处的不好的例子。据Y阿姨说,以前一个房子里住了5户人家的时候还发生过因为关门太响,发生了口角,结果升级成打人(孕妇)事件,后来还进了急诊。索性人没事,但急诊可是天价账单,这其中一户人家还是凑钱赴美生子的,斡旋了半天才让两户人家平摊了费用,算是了结了此事。

除了能和其他产妇家庭交流,另一个住月子中心的优点是不用操心吃什么,更不用买菜,每天饭点只要张嘴就行了。产妇两菜一汤(排骨汤,鸡汤,鱼汤,牛尾汤轮流换),家属两荤两素,产妇也能吃,其乐融融。住月子中心的缺点是外面毕竟没有家里舒服(比如床咯吱咯吱的),人多免不了噪音多,晚上入睡必须有耳塞。另一个大缺点就是比请月嫂贵。

Y阿姨做这一行将近20年,亲身经历和见闻颇为丰富。以前做保姆的时候自己住在比较一般的街区,半夜遇到过入室抢劫的歹徒,被Y阿姨撞见,本来想扳倒Y阿姨的,奈何Y阿姨体型有优势,竟然没有被扳倒,反而还把歹徒唬了出去;给上市公司老板们做过住家阿姨,见过超级有钱人家庭内部的幸福以及不幸(结论是,我们这种普通打工钱够用的人最幸福,那些大老板们太辛苦了,身体都非常不好,或者是一大家子住一起,矛盾特别多);男同couple代孕的;接待过很多赴美待产的小三(见到过的男人和小三大部分都不幸福老吵架),有些还是生二胎的;也见过市委书记的女儿,高官的儿媳,还得到过一些股票的内部信息,挽回了A股套牢20多年的损失。要是Y阿姨把自己的经历见闻写下来,可是一部有意思得不得了的传记啊。很高兴,我们的这35天也可作为素材,提供给这潜在的传记。不过因为平淡无奇,大概率是不会被编入正文的了。

(北京遇上西雅图剧照)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天使睡眠娃养成记

离开月子中心前,月嫂语重心长地和我说,“你们回家自己带要吃苦了。球球睡觉真的不行,不像小霸王。” (注:小霸王是月子中心另外一个宝宝,比球球大4天) 结果啪啪打脸。球球2个月不到就戒了夜奶,3个月不到就基本睡整觉了。 时间线 12/14: 球球出生,入住月子中心 1/20:从月子中心回家,二打一带娃。娃每天半夜2-3点要吃夜奶 1/27:请了白天带娃的阿姨,晚上继续自己带娃 2/7: 第一晚没有喝夜奶🎉,但还需要塞奶嘴接觉 2/24: 第一次自己睡整觉🎉 回家前 时间倒回到月子中心最后那几天。我也知道球球睡觉不好,所以也一直在思考怎么办。一方面,抓紧最后的时间向我们月嫂取经。另一方面,咬牙斥资买了妈妈群里推荐的课:taking cara babies,开始认真看。 我们月嫂带了80+娃的经验是,宝宝晚间睡眠好最重要的就是得断夜奶。什么时候可以断呢?她觉得两个月就能开始了(注:医生的说法是出生体重翻倍)。夜奶怎么断呢?并不是一下子断的,而是需要循序渐进。先从减量开始,比如开始一顿是3oz,可以减到2.5oz,过几天再减成2oz。也可以配合拉长时间。比如娃哭了不马上喂,先哄一哄(塞奶嘴或者抱哄),过15分钟再喂,过两天变成过20分钟,30分钟等等。当娃习惯了不吃夜奶,晚间睡眠也就会越来越好。 Taking cara babies也有一个体系,其中我觉得最受益的就是三点: 第一,白天要摄入足够卡路里,这样能减少晚上饿醒的程度。 第二,娃哭了之后,不能立刻抱哄或者喂奶,而应该逐渐升级干预程度。她的口诀是SITBACK:S就是stop, 先观察一下,有时候娃只是哼唧。I就是Increase sound machine volume, 增强白噪音。T就是touch, 拍拍宝宝胸口,但不抱。B就是binky,塞奶嘴。A就是add in rocking:摇晃宝宝; C就是cuddles,终于抱抱啦;K就是ok,it's feeding time, 这是真的饿了,该吃奶了。 第三,白天小觉想睡好,需要了解wake windows和sleepy cues。小月龄宝宝只能醒1-1.5个小时,随着月龄增长,wake window也会逐渐拉长。sleepy cues包括表情呆滞,揉眼睛,揉耳朵,红眉毛等等。 有了这些理论知识支持后,我和DD(瑟瑟发抖地)回了家,开启了(短暂的)

关于静坐的体验

1. 初体验 最早的冥想体验实在2013年左右。当时还记得看到本地有一个瑜伽馆有免费的冥想体验课,就去试了试。瑜伽馆灯光很暗,很柔和。导语结束之后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😂 2. Early Stage 后来再接触冥想是2016/17年左右,尝试冥想类App。用过Calm和Headspace,都有导词。当时特别喜欢Headspace里面Eve的声音,很舒缓。坚持过一段时间,但后来越来越断断续续了,直至放弃。 冥想App最有帮助的地方: 带我body scan入门 头脑特别混乱的时候,专注于导词可以集中精神 导词也是一种visualization 冥想App欠缺的地方: 比较死板,体验停在表象 会outsource effort,感觉播放完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毕竟需要留住用户,不断地在推送新内容,把冥想也弄得商业化,需要“growth”了,感觉不太好 3. 重拾冥想 2021年又开始投入对身心灵的研究,也包括冥想。看了很多视频,尝试了各种Youtube和小红书的meditation,也摸索着尝试Mantra Meditation(也叫TM,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)。 机缘巧合,上教练课的老师正好也带冥想,我就跟着她一起学到了一些基本姿势。后来参与本地的Zen Meditation Class也学习到了一些,渐渐融合成了我自己的静坐习惯: 盘腿,垫高底盘,脊背放松而平直,略微含胸,手结金刚拳印自然垂落怀中,舌顶上颚 开始用嘴巴呼吸调息三次左右,再用鼻子呼吸 数息,只数吐气,或者观吸 虽然还没有形成固定的习惯,但开始脱离App自己静坐了。 4. 渐入佳境 到现在,在训练了很多躯体感知后,对身体反应更敏感。静坐的时候能感受到气息流动(目前阶段:双手变热,后背有tingling sensations,热量上蹿,腹部bubbly),从头脑回归身体。但也尽量不执着于身体感受,感受身体和身体外。有了这些身体感受,尝到了静坐的“甜头”,也不需要discipline自己了,会主动想要静坐。 现在早上静坐。白天头脑“发热”的时候打坐。 头脑太混乱的时候,会回到App导词、或者持咒冥想 需要10分钟以上才会舒服,但没时间的时候也做5分钟的。最长做过30分钟,还没试过更久 Photo Credit: CA

关于女性主义的一些随想:上野千鹤子、与朋友聊天

 随想一:看完了火遍全网的上野千鹤子 x 北大女生宿舍 (b站全嘻嘻)视频的感受。 1️⃣ 女性主义,或者对任何主义的探讨,都是把人类微妙又复杂的体验提炼、具像化的过程。“听你这么一说,让我之前那些隐约感觉不适、但却无法准确表达的东西变得清晰了,而且也看清了这它的来龙去脉,也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,对未来有了更多的选择。” 2️⃣ 自以为的选择,有多少是真正自由的选择,有多少是被成长环境规训内化之后的选择? 3️⃣ 诚实对待自己,不要糊弄自己(誤魔化さないで)。不要去糊弄任何关系。所有人适用。 4️⃣ 看完视屏的一个很难受的感受:为什么要求认可?得到认可后就安心了??There’s no winning or losing。  随想二:和一个女性朋友聊天的记录。 👯‍♀️ 上周和一个女性朋友聊天。她有一个4岁的小孩,6月份要生二胎了。但孕反+工作糟心,纠结了一段时间,决定辞职了,等到小娃一岁之后再出去工作。 👯‍♀️ 其他背景:她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华裔,本科哈佛,工作了很多年,做到了一个中型公司产品Director级别。之前一直比她老公赚得多。已经基本财务自由了,而且老公喜欢工作,会一直工作下去。简言之,她完全不需要为了钱工作。生完老大回去上班之后,因为实在干得不开心,也辞职休息过4个月,后来又回去工作了。平时她老公负责做饭,她负责其他大部分的家务。虽说两个人一起带娃,但操心的基本是她(比如上什么课外班,和学校沟通,升学问题等等),老公只要出现就可以了。 👯‍♀️ 跟她聊的时候,有两次我愣住了: 💔 她说,这次辞职生二胎这段时间,还是会继续支付大宝的daycare费用。她和她老公有一个共有家庭账户,平时都会从各自的独立账户往共有账户里面打等量的钱,家庭开支从这个账户走。即使她没有固定收入了,她也要继续从自己独立账户的存款里面拨款,尽打钱这个“义务”。当下我就愣住了,想问她是怎么想的,是要打钱了才能安心休息吗??但没有问出口。 💔 聊到生完二胎后一年她想再找个科技公司的工作,做到45岁退休(她35+)。我问她为什么是45岁退休,而不是什么存款达到某个程度?她说,她已经达到了“不需要为钱工作”的存款程度,但不喜欢自己的工作,所以想设置个“退休年龄”。之所以想要再做些年,是想要给自己的小孩树立榜样:“妈妈也是很独立的事业女性哦!不是只会在家庭里的那种女性。”我当下又